最近的中国疫苗造假丑闻意外引起的一大回响是抵制疫苗。疫苗抵制运动通常是父母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使得孩子对流行病的免疫力下降,从而导致本已消灭的疫情再次爆发。《JAMA Pediatrics》期刊报道了 2013 年纽约布鲁克林发生的一起麻疹爆发案例。这起疫情的根源就是一个拒绝接种疫苗的社区。为了控制疫情,纽约的 87 名医务工作人员花费了超过 1 万个小时,他们跟踪了 3300 多名可能暴露在潜在致命病毒中的人,判断接种情况,进行预防性治疗或将疫苗提供给愿意接种的人。整件事花费了 33.5 万美元。疫苗抵制者是否需要为他们的行为支付账单

黑客从 KICKICO 平台窃取了价值 770 万美元的数字货币,采用的方法比较新颖——销毁现有的币创造同等量的新币到黑客控制的地址。这种方法逃脱了 KICKICO 的监视,因为它没有改变已发行的 KICKICO 令牌数量。黑客首先设法窃取了 KICKICO 智能合同控制的加密密钥。KICKICO 直到用户投诉钱包内价值大约 80 万美元的数字货币消失之后才知道密钥失窃。KICKICO 称它已经收回了窃取的令牌将其退还给了原拥有者。KICKICO 表示,黑客利用密钥销毁了 40 个地址的数字货币,在另外 40 个地址创造同等量的新令牌。它没有披露黑客是如何窃取到密钥的。

人们提到 Firefox,想到的通常是浏览器。但 Mozilla 过去几年围绕 Firefox 创造了一系列新的应用和服务,它认为需要重塑品牌来反映这一趋势。Mozilla 的一组产品和品牌设计师正在设计 Firefox 家族的新 logo(如图所示,左边是 System 1,右边是 System 2),它公布了设计征询用户反馈。不过 Mozilla 同时表示它没打算众筹答案和对新设计进行投票。

中国互联网最高审查机构网信办周一确认, Facebook 在华子公司未获营业执照。网信办表示,其已从相关政府部门获悉,Facebook 联系了杭州相关部门;然而,Facebook 技术(杭州)有限公司尚未获得营业执照。Facebook 的子公司注册地杭州市的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名员工周一说,他们的内部数据库中没有该公司的注册记录和注销记录。她无法证实该局是否收到了 Facebook 的营业执照申请。该员工补充说,如果注册被公司正式注销,系统中就会留下注销记录,但系统中没有 Facebook 的注销记录。此前《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撤回许可的决定是在浙江官员和网信办发生意见分歧后作出的。后者由于没有与其进行更密切的商榷而感到愤怒。

今年 6 月苹果通知开发者,macOS 将逐渐淘汰 OpenGL 和 OpenCL 图形技术。在即将推出的新版 macOS 10.14 Mojave 中,使用 OpenGL 和 OpenCL 构建的应用仍然能运行,但苹果鼓励游戏和图形密集类应用开发者尽快采用 Metal 图形框架。现在由于苹果弃用 OpenGL,Autodesk 宣布将停止开发 Mac 版本的 Alias 和 VRED。Alias 是用于汽车设计和工业设计的软件,而 VRED 是 3D 可视化软件。Autodesk 称,旧版本的 Alias 和 VRED 有可能无法在 Mojave 上运行。但事实上,Mojave 仍然支持 OpenGL,因此 Alias 和 VRED 仍然是能运行的。

华尔街日报发表长文描述了亚马逊上的卖家利用点击农场等手法欺骗亚马逊算法提高排名增加收入的方法。和京东等电商类似,亚马逊允许第三方商家在其平台上销售商品,这些商品只有进入到搜索前列才能得到更多的曝光度取得更高的销量。而亚马逊的排名算法是根据搜索热门度排名的,这就让第三方商家有机会操纵排名。他们雇佣发展中国家的用户在亚马逊上反复输入关键词,点击付费商家的产品,欺骗算法。此外,一些卖家为了获取竞争信息而买通亚马逊内部员工,或发布过于负面或正面的评论﹐损害竞争对手的商品。亚马逊发言人表示,尝试滥用系统的行为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他们利用了复杂的方法包括机器学习来对抗滥用。此外还公司还会寻求民事和刑事处罚。除了亚马逊外,Google 等广告平台也面临日益增长的欺诈流量。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亚马逊中国的雇员被收买向商家提供了销售帐户统计、搜索优化技巧和其它内部信息。

德国政府上周两次阻止了中国企业对其具有战略意义的企业的收购,这是德国首次动用否决权。其中一家企业是位于威斯特法伦地区阿伦镇(Ahlen)的机械设备制造商 – 莱菲尔德金属旋压机制造公司(Leifeld Metal Spinning),德国政府认为出售该企业有可能危及德国的公共秩序或安全。莱菲尔德是高强度材料领域的技术领先者,相关材料可用于航空航天业,也可用于核工业。该公司有员工约 200 人。另一家公司是电力输送系统运营商 50Hertz。根据联邦政府的授权,德国的国有复兴信贷银行(KfW)购下该电力运营企业待售的 20% 股权,阻止了中国国有的国家电网的收购。德国联邦经济部解释说,“出于安全政策考虑”,联邦政府 “对保护敏感的能源基础设施有高度兴趣”,“民众和经济界均期待得到可靠的能源供应”。经济部指出,这是一个过渡解决方案—就远期而言,股权将继续出售。

除了 SAT 成绩外,哈佛大学的招生官员还有另外一整套标准,是那些雄心勃勃的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所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他们或许也无法满足这些标准。这些官员讲的是一种秘密语言——“备审表”、“缩减名单”、“小奖励”、“DE”、“Z 名单” 和 “院长关注名单”——他们还有一个筛选系统,其中的条件包括申请者来自哪里、父母是否从哈佛毕业、他们有多少钱,以及他们是否适合学校的多样性目标,这一切可能跟 SAT 考 1600 分满分一样重要。这些信息是因大学生公平录取的起诉而披露出来的。其中院长关注名单和 Z 名单被认为与捐赠者有关,或关系很硬。2014 届至 2019 届期间,每年约有 50 至 60 名学生通过 Z 名单录取。这些人大部分是白人,一般家里有人在哈佛读过书,或者是院长、主任希望录取的学生。

JPay 从 2002 年起成为美国监狱的支付服务商,向囚犯家属提供了快速转账的服务,但外界对其可能所知不多,直到上周一起囚犯变黑客的事件令该公司“名声大噪”。除了为囚犯提供转账服务外,该公司还提供娱乐和信息服务,但这些服务都要收费的,而且价格不菲,发一次电子信息收费 47 美分,下载音乐的花费则高达 3.5 美元。该公司向囚犯提供了平板电脑,通过 JPay 帐户囚犯可以听音乐、阅读电子书或玩游戏。爱达荷州监狱官员发现 363 名囚犯利用软件漏洞给自己增加了 JPay 账户余额。在利用 JPay 漏洞的 363 名囚犯中,有 50 人给自己充入了超过 1000 美元的余额。一名囚犯甚至利用软件漏洞,给自己充入了接近 1 万美元。是为什么动机促使如此多的囚犯修改账户余额的?如上所述,它的服务太贵了,囚犯的时薪仅为 10 到 90 美分,下载一首音乐就要花掉他们 5 小时的薪水。那么他们是如何修改余额的?为了限制数据传输, 账户余额很可能是储存在本地而不是远程服务器上,因此精通技术的囚犯可以在本地访问 SQLit 数据库然后修改余额。这些黑客囚犯受到了惩罚,他们仍然可以发送和接收信息,但其它形式的娱乐被临时禁止了。

印度研制出第一款 RISC-V 芯片原型 Shakrti。RISC-V 是基于精简指令集(RISC)原则的一个开源指令集架构。与大多数指令集相比,RISC-V 指令集可以自由地用于任何目的,允许任何人设计、制造和销售 RISC-V 芯片和软件。Shakrti 项目得到了印度政府的资助,包含从微控制器到多核处理器甚至面向 HPC 等应用的多个版本。Shakrti 首个面世的原型是低功耗版本,频率为 400MHz,开发者称该原型是为民用核反应堆的控制系统设计的。中国政府也对 RISC-V 架构感兴趣